执百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人形之舞》

存梗
全员向,西幻paro
人偶默苍离x修复师冥医
前篇为剑影魔踪背景的《向死而生》,人偶师策天凤x巫医杏花君
楔子
谁杀死了策天凤?
是我,默苍离说
用他给予的魂与刃,我杀死了策天凤
谁看着他死去?
是我,凰后说
用我虚假的泣容,我目送他死去
谁取走了他的眼睛?
是我,冥医说
用我的刀与恨,我取走了他的眼睛
谁来缝寿衣?
是我,修儒说
用我的线与针,我来缝寿衣
谁来当主祭?
是我,雁王说
我要哀悼恩师,我来当主祭
谁来盖柩布?
是我,俏如来说
用我身上的白布,为他盖上去
所以,永别了,策天凤
所有的人,都在为他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为策天凤敲起
启事
通告所有关系人
这则启事通知
这次琉璃教堂
将为默苍离开启

打个广告,冥医杏花君个人挂画征集中,喜欢杏发发的伙伴可以加群详询哦,群号:882050230,进群有粮吃,你们要信我呀

《金光·童话镇》【伪全员、伪正剧】

 作者碎碎念:
本来想做手书但是因为画技太渣所以只能把脑洞写出来,有的因为没有灵感所以只有歌词,包含cp有恨心、默杏,其它自由心证(其实可能根本就看不出来),文笔渣,很渣,慎入。

     “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

  “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

  “听说疯帽喜欢爱丽丝”

  【忆无心坐在南宫恨身后帮他整理头冠,南宫恨不屑地撇嘴,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红晕。】

  “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

  【土豆空笑得无忧无虑,背后是绿空和紫空背靠背的虚影。】

  “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

  【修儒坐在窗边埋头写着医理,窗外春光灿烂,杏花开得正好。】

  “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

  “听说森林有座糖果屋”

  【糖果做成的还珠楼,女巫(x)任飘渺抱着无双坐在门口,等待画面那端的小凤蝶和小剑无极走过来。】

  “灰姑娘丢了心爱的玻璃鞋”

  【樱吹雪抱着刀,倚坐在宫本总司的墓碑前。】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白雪是因为贪玩跑出了城堡”

  “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变成狼的大红袍”

  【银燕沉沉地睡去,浑身沾满血迹的凶燕小心翼翼地护着他。】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却又在爱里曲折”

  【少年温皇在灭巫族的时候,他的心是铁做成,结义时开始熔化,凤蝶重伤醒来时有一半已经是火焰的颜色,为凤蝶出气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一颗完整的,在燃烧的心】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听说睡美人被埋葬”

  【默苍离神色安详,胸前的血迹干涸发黑,摊开的掌心里躺着一面沾血的铜镜,干枯的杏花瓣落在上面】

  “小人鱼在眺望金殿堂”

  【冥医跪坐在地上,低着头小心翼翼地为躺在他膝盖上的默苍离接头】

  “听说阿波罗变成金乌”

  【成年的雁王冷漠地看着那端为妹妹哭泣的少年皇子雁,俩人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裂缝,宛如被摔成两半的镜子。雁王的画面只有黑白两色却完好无损;皇子的颜色鲜活,却有着大大小小的裂缝。】

  “草原有奔跑的剑齿虎”

  【帝鬼和三尊击掌:“我会成为帝尊的!”】

  “听说匹诺曹总说着谎”

  【公子开明正面飞了个wink,食指竖在唇边笑得很活泼,投在后面的影子面无表情。】

  “侏儒怪拥有宝石满箱”

  【曼邪音背对屏幕扭头看过来,右手将勾魂贴近脸边,脚下的尸骨堆积成山。】

  “听说悬崖有棵长生树”

  【元邪皇背靠山壁闭目养息,银燕在洞口警卫。】

  “红鞋子不知疲倦地在跳舞”

  【凰后娇笑着将军,纤细的手指扣动了裂羽铳的扳机。】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睡美人逃避了生活的煎熬”

  【俏如来开启了止戈流诛杀帝鬼,默苍离的虚影在他背后微笑:这一次,你做的很好。】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

  【重伤喝下亡命水的冥医把信交给俏如来】

  “投进泡沫的怀抱”

  【冥医伸手去接乘月而来的青鸾,画面分成两半,现实冥医的那一半化作花瓣飘零,幻境里的杏花君身形凝实,流下久别重逢的泪水。】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梦幻的河”

  “分隔了现实,分隔理想”

  “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又陌生”

《你是公主吗》

预警:魔法公主玩梗,极度ooc

  女巫长琴无焰:你是公主吗?

  “公主”帝鬼:欸,我不……

  女巫:你有魔法长发吗?

  帝鬼【想了想自己蓬松的头顶和顺直的长发】:算有吧

  女巫:你有魔法双手吗?

  帝鬼【凝视自己挥舞征伐的双手】:呃……有吧

  女巫:你可以和小动物说话吗?

  帝鬼:你觉得我的爱将和杀生鬼言哪个比较像?

  女巫:那诅咒呢?有没有中过毒?

  帝鬼:我一讲话就会令人窒息算不算?中毒是没有

  女巫:那你所有的苦难是不是都由一个高大健壮非常俊美的男人结束的?

  帝鬼【脑子里突然蹦出蟹黄】:是的!畸眼族中的最强者,统一魔世的帝王!他果断坚毅有勇有谋富有人格魅……

  女巫【突然打断】:天呐!原来你真的是个公主!

  帝鬼:我不如去演白雪公主,再见

自己来8一下

昨天微信匹配,开局各种猥琐惹得对面李元芳骂娘,为了守约的高冷形象,我忍
然后他和鲁班七号草丛埋我,刚好也卡了一下,然后给他送了人头,李元芳就开始公屏嘲讽
这就不能忍了
我:一只小耗子,还蛮凶
李元芳:**************
————————————————————
后期对面妲己喊我:守约哥哥,下手轻一点啦,人家是妹纸
对面百里:???
我:我喜欢男的
对面百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妲己:……玛德死gay
对面李元芳:卧槽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对面鲁班:666
然后我方四个男性莫名惊恐起来:卧槽
我开语音:我说我喜欢男的有问题么?
我方:没有没有没有
对面百里放弃自我人都不打了一直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百里没开公屏
那我为啥会知道呢?
因为对面李元芳:****笑笑笑,有本事**对面百里!
感觉元芳此场活在了恐惧之中呢【微笑】

《无良阴阳师竟丧病卖崽,皮毛和身体竟都能成为货品,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本文来自和某叶的神经对话。

因为没有大天狗所以本文属于放飞自我之作。

邪教,勿撕。

有问题欢迎指出。

“崽。”

妖狐被人温柔地摇醒,睁眼一看是自己的阴阳师,翻身卷起被子嘟囔:“我再睡一会儿。”

阴阳师伸手抓住被子狠狠一抖,妖狐便暴露在了秋天寒冷早晨的空气下。

“啊——嚏!阿娘你干啥!”妖狐迅速蜷起身子双手抱胸,一双金色的狐狸眼不满地看向阴阳师。

随即他发现,今天的阿娘实在反常。

平时乱糟糟的长发被打理得整整齐齐,柔顺的盘在脑后;从来不曾换样式的狩衣今天变成了暗红的长裙;以前素面朝天声称只要是化妆品就从不往脸上抹现在口脂螺黛胡粉一样不落。

手里还抱着一件比身上长裙要鲜艳些的衣服。

妖狐好整以暇地抱臂倚在床头:“阿娘,怎么,今天是不是终于被我无上的帅气和贴心的话语感动所以要嫁我了?”

阴阳师闻言柔柔一笑:“我不嫁人,嫁你。”

然后把手里的衣服扔在一旁气镇山河:“姑娘们!开工!”
“哗啦”一声女性式神们齐齐涌了进来,个个眼冒绿光不怀好意地看着床上只穿了睡袍的妖狐。

妖狐:我现在不跑我就是傻子!

随即傻子发现,他被平日心爱的鲤鱼妹妹的泡泡给困住了,别说撒腿跑,就连地都摸不着。

浮在半空呢。

然后阴阳师理理鬓发,对领头的三尾狐道:“三尾,这里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打理打理他,别让他跑了,咱寮里可没第二只妖狐。”

三尾狐咯咯娇笑表示交给我。

然后又扭头对樱花妖说:“樱,这事在我们当中属你最熟,拜托了。”

樱花妖温柔地笑笑,表示知道了。

然后阴阳师就施施然走出去了。

“你们想干什么!”浮在半空的妖狐死死捂住睡袍的下摆防止走光,开玩笑,就算他平日放浪了些,他还是只知羞耻的狐好么!

“别捂了,没什么好看的。”一脸“爸爸今天很不爽”的萤草抬手用草茎把泡泡戳破,于是乎妖狐又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络新妇娇笑着吐出蛛丝,把妖狐捆了个结结实实。

“要先换衣服才能化妆呢。”樱花妖就算抱怨的时候声音也是很温柔的。

“啊抱歉,”络新妇很没有诚意:“不是还要绞面么?先捆住绞面吧。”

“桃,丝线给三尾。”樱花妖想了想,对,先绞面。

桃花妖笑嘻嘻地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打开倒出一团五彩丝线,用指甲挑出来一缕交给三尾狐,状似天真:“樱,要丝线做什么啊?”

樱歉意地对妖狐笑笑,然后在妖狐脸上均匀地涂上妆粉,她认真地告诉三尾狐:“先把丝线挽成8字形的活套,贴在脸上,右手拇指和食指撑着8字一端,对,就是这样。然后左手扯着线的一头,口中咬着线的另一端,嗯……像这样,右手拇指一开一合,咬着线的口和左手配合右手,如此8字形套在脸上拉来拉去,把绒毛绞干净,就可以了。”

教完很上道的三尾狐,樱花妖才答:“你不是知道的么,绞去脸上的小绒毛啊。”

被捆住绞面的妖狐急眼:“你们干什么干什——疼!我的脸!!”

妖狐的哀嚎尚未突破天际,就被眼疾手快的萤草塞进嘴里的一条丝巾堵住,戛然而止。

“唔唔唔!”被堵嘴的妖狐眼圈泛红,眼睛蒙了一层水光,神情惊恐。

特别像被恶霸那个啥了的良家妇女。

樱花妖很满意地看着妖狐更白净了的脸,然后抖开那条被阴阳师扔在一旁的红衣。

妖狐:妈的这破玩意儿是什么!

——————Tbc——————

《平安京记事》

又名《阴阳师的求生日记》
据说产粮能聚欧气,据说产肉能得ssr,我一个上车都能翻的老司机还是老老实实坐后排吧。

今天崽突麒麟又只突了两下。

我痛心疾首地对他说:“崽崽,你要是再这样下去,阿娘连润手霜都买不起了,你看看阿娘的手,皴成什么样了。”
崽一脸的不以为然:“阿娘你又不靠手吃饭。”
“阿娘我不靠手吃饭我靠啥吃饭?狗粮不用养吗?麒麟不用打吗?副本不用通吗?式神不用画符召唤吗?”
“阿娘我看你们阴阳师都是靠脸吃饭的,召唤式神不用脸吗?掉落的东西不用脸吗?不过阿娘我觉得你应该是个意外,你看召唤式神你不是r就是r,打麒麟掉落的东西不是俩就是俩,还都是蓝的。如果阿娘你靠脸吃饭的话,那你现在肯定是饿鬼那个程度,根本养不活我们。”

我一把把崽崽捞过来摁在腿上,抄起旁边看热闹的帚神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噼里啪啦一顿揍。
“让你跟着青蛙瓷器不学好!”啪!
“让你跟着青蛙瓷器说我坏话!”啪啪!
“能耐了是不是?是不是也想跟着青蛙瓷器的脚步被我喂首无?”
“阿娘,”首无晃晃悠悠地飘出来,“我不吃这只妖狐,太骚了。”
我一听又是一阵气:“听听听听!首无吃青蛙瓷器都不吃你!”啪啪啪啪啪!!
那天,崽的哀嚎突破天际。
#论一个非酋的恼羞成怒#

晚上,我端着一盘点心来到崽崽屋,崽崽一看是我,拉起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实。
我把点心放在茶几上,对着床上那坨不明物语重心长:“崽崽,你以后要是突麒麟图省事只突两下,我就把你送给隔壁寮生——”
“好啊好啊,不用等突麒麟了,你现在就把我送过去吧!”崽崽冒出一个头,打断了我的话,并一脸挑衅地看着我。
我慢条斯理地整着袖子上的褶皱:“——的荒川之主做围脖。”
“……”
崽崽把脑袋送过来让我摸:“阿娘,我爱你。”
“乖崽,阿娘也爱你,么么。”
和崽崽谈完心,我就慢悠悠地晃回了屋子,飘忽的身影把巡夜的灯笼鬼吓了一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