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百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平安京记事》

又名《阴阳师的求生日记》
据说产粮能聚欧气,据说产肉能得ssr,我一个上车都能翻的老司机还是老老实实坐后排吧。

今天崽突麒麟又只突了两下。

我痛心疾首地对他说:“崽崽,你要是再这样下去,阿娘连润手霜都买不起了,你看看阿娘的手,皴成什么样了。”
崽一脸的不以为然:“阿娘你又不靠手吃饭。”
“阿娘我不靠手吃饭我靠啥吃饭?狗粮不用养吗?麒麟不用打吗?副本不用通吗?式神不用画符召唤吗?”
“阿娘我看你们阴阳师都是靠脸吃饭的,召唤式神不用脸吗?掉落的东西不用脸吗?不过阿娘我觉得你应该是个意外,你看召唤式神你不是r就是r,打麒麟掉落的东西不是俩就是俩,还都是蓝的。如果阿娘你靠脸吃饭的话,那你现在肯定是饿鬼那个程度,根本养不活我们。”

我一把把崽崽捞过来摁在腿上,抄起旁边看热闹的帚神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噼里啪啦一顿揍。
“让你跟着青蛙瓷器不学好!”啪!
“让你跟着青蛙瓷器说我坏话!”啪啪!
“能耐了是不是?是不是也想跟着青蛙瓷器的脚步被我喂首无?”
“阿娘,”首无晃晃悠悠地飘出来,“我不吃这只妖狐,太骚了。”
我一听又是一阵气:“听听听听!首无吃青蛙瓷器都不吃你!”啪啪啪啪啪!!
那天,崽的哀嚎突破天际。
#论一个非酋的恼羞成怒#

晚上,我端着一盘点心来到崽崽屋,崽崽一看是我,拉起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实。
我把点心放在茶几上,对着床上那坨不明物语重心长:“崽崽,你以后要是突麒麟图省事只突两下,我就把你送给隔壁寮生——”
“好啊好啊,不用等突麒麟了,你现在就把我送过去吧!”崽崽冒出一个头,打断了我的话,并一脸挑衅地看着我。
我慢条斯理地整着袖子上的褶皱:“——的荒川之主做围脖。”
“……”
崽崽把脑袋送过来让我摸:“阿娘,我爱你。”
“乖崽,阿娘也爱你,么么。”
和崽崽谈完心,我就慢悠悠地晃回了屋子,飘忽的身影把巡夜的灯笼鬼吓了一跳。

————Tbc————

评论

热度(7)